忆乡里·畏冬

南方的冬天,冷得刺骨,尤其在我小时候,每逢冬天,手脚都要生冻疮,肿得通红,待天气暖和时,又痒痒得要命。

所以,那时候,每入寒冬,家家户户围在柴房的火炉边生火取暖,直到深夜都不想睡觉,因为,被子还是冰凉冰凉的。

屋后菜园里的青菜 2013年2月9日

半陇青白饮碎雪
三丘稻脚邻薄冰
棉床夜冷无欲去
只道柴房火莫停

原创文章禁止转载:智林心语 » 忆乡里·畏冬

赞 (0) 打赏

精彩评论

9+8=

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